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穆桂英外传

时间:2018-01-17
(一)
本文由香港杂誌扫描改写,不作史实参考。
战云密布,战旗飘扬,战马嘶鸣,战鼓隆隆,战争一触即发┅
巍峨的城墙上,众将官持戈仗剑,簇拥着一位英姿飒爽的美娇娘,她便是新上任的兵马大元帅穆桂英。
此刻,穆桂英手按城墙,眼望四野,心情沉重。
半个月前,辽国萧天王亲率三十万大军,排山倒海地入侵中原,火烧益津关,炮炸瓦桥关,水淹淤口关。
三关守将被斩于马前,士兵仓惶逃命,兵败如山倒。
朝廷震惊,调集兵马抗敌。
可是庙中大将个个贪生怕死,谁也不肯挂帅出征。皇帝无奈,只好请八贤王亲自到天波府,说尽好话,方才请出女将穆桂英挂帅。
穆桂英率领大军赶到前线,坚守雁门关。
萧天王将三十万大军排成一座天门阵,向穆桂英下战书挑战。
穆桂英城楼上看了半天,发现天门阵布得水泄不通,无懈可击,一点破绽也没有。
雁门关守军总共只有八万人,强攻必败无疑,想要固守,粮草又后继不上。
原来是奸臣潘仁美暗中扣住粮草不发。
守也不是,攻也不是,穆桂英不由心急如焚。
雁门关是最后一道防线,一旦失守,番兵便如洪水长驱直入,席捲整过中原,亡国之罪,穆桂英怎麽负得起呢?
她曾经经历了数不清的战斗,经验丰富,虽然面临天大危险,仍然非常镇定。
打仗,最先决的一个条件是了解敌情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百胜。
因此,穆桂英利用黑夜,卸下盔甲,换上便装,悄悄出城侦察。
身为元帅,她随身带着四个侍卫,身为女人,她这四个侍卫自然也是女人。
雁门关外有座大山,林木茂盛,郁郁葱葱,敌人不易发觉,便利侦察。
穆桂英带着女侍卫,上了大山。
从山上眺望辽兵大营,营火点点,胡茄声声,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悲壮凄凉!
山上有座山神庙,因为战乱,已经荒废。
但是此刻却透出一点光芒。
穆桂英判断可能是辽兵驻守。
“一这是个好机会,庙中辽兵必不多,我们可以抓一个俘虞,问出辽军真情。”
穆桂英说罢,率四恃卫偷偷摸近山神庙,只听庙中传来阵阵女人的哭声。
贴近破窗向内一亲,只见庙中有五个汉家村姑,全身被五花大绑,正哭成一团。
穆桂英感到可疑,立刻破门而入,向五个女子询问原因。五女子你一言我一语,边哭边说。
原来她们都是附近村民,因为长得美貌,被辽兵抓来,準备献给将军们蹂躏,辽兵因为回去赶牛车,将村姑绑在柱子上。
穆桂英挥剑挑断绳索,五个女子千恩万谢,慌忙逃命去了。
四个女侍卫见事情已解决,正準备离去,却见穆佳英低头沉思,没有要走的意思。
女侍卫觉得奇怪,但也不敢打扰元帅的思路。
她们不知道,穆桂英正在构思一项惊心动魄、令人难以相信的秘密大行动。
这五个村姑是準备献给辽军将领的,如果能够冒充这五个村姑,就可以接近辽军将领,小则刺探军事情报,大则下手行刺,假使杀掉萧天王,辽军失去了“主帅”必将大乱,战局就可以扭转。
穆桂英看看她的四个侍卫,她们一个个年轻貌美,足可以迷住辽人。
她们武功高强,行刺易如反掌。
最重要的一点,辽兵很快就要来了,没有时间再回去换人了!
穆桂英把自己的计告诉了四个侍卫,她们一起摇手,面红耳赤地拒绝,道理很简单,冒充村姑,等于送羊入虎口,身体受辱是免不了的,而这四个侍慰都还是年轻的处女,她们怎麽可以接受呢?
穆桂英告诉她们∶牺牲个人的肉体,换来的是祖国的胜利,民族的太平,这是牺牲小我成全大我,每个中原女儿都要有这份奉献的精神。
五个村姑,就要有五个女子来代替,不能少一个,否则就要引起辽兵的怀疑。
因此穆桂英只好牺牲自己,冒充第五个村姑。
这也意味着她同样要牺牲自己的肉体,忍受辽乓的侮辱,满足他们的兽慾。
穆佳英这种大无畏的奉献,感动了四个女侍卫,她们决定假扮村姑了。
幸好她们都已换上便服,跟村姑的衣服所差无几。
大家匆匆把刀剑藏在神桌下。
穆桂英用绳子将四个侍术绑在柱子上,自己也用绳子胡乱一缠,这时已听得牛车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穆桂英和四个女侍卫都放声大哭,彷佛她们真的是被俘的村姑。
几个辽兵沖入,将穆桂英等女鬆绑,押上了牛车。
辽兵都是番邦异族,他们看汉人都是差不多的,反正穆佳英和四个女侍卫都是绝色美女,所以辽兵都没看出她们其实已经暗暗调包了。
辽兵三十万大军,全部是男人。
入侵中原后,掠夺的妇女全部先送给将军们享用,所以这些辽兵是不敢碰这五个女子的,乖乖把她们押上牛车,运回大营去了。
圆月散发清辉,军营一片宁静。
三十万人的军营居然没有一点声音,可见辽军纪律之严,训练之精。
穆桂英心中敬佩,也感到沉重。
此刻的她,已经被分配给右将军韩挞卢当作侍妾。
韩挞卢虽然官至右将军,实际上年纪很轻,甚至比穆桂英还要年轻八岁。
此刻的他稍在虎皮大床上,等待着穆桂英来服侍他。
穆桂英已经梳洗一番,身上穿着一件像蝉翼一般薄的轻纱长睡衣,透过粉红色的睡衣,不仅能看清楚女体的曲线,胸上的两个半圆球和顶上的两个花蕾都很性感地显示出来。
用粉红色包起来的肉体就像一团火。
韩挞卢整个人看呆了。
他从来没看过这麽美的女人,这麽性感的女人!
从睡衣下面露出来的修长洁白的大腿,线条非常俊美,不粗也不细,皮肤是又白又嫩┅
韩挞卢自己虽然没有明确的意识,但潜意识里对女人的腿有一点恋物癖。
漂亮的一双赤裸的脚缓缓走到韩挞卢躺着的床前停止,停下来以后就没有动。
韩挞卢贪婪的视线从雪白的脚慢慢移动到女人的上半身,看到女人淡淡的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。
穆桂英故意扭扭摆摆,总是不肯上床。
韩挞卢抓住粉红色的睡衣用力拉,衣摆分开,露出下面的女式内裤。
穆桂英坐在床边,背对着韩挞卢,真的像一个含羞答答的村姑。
韩挞卢抓住她的双肩,要把她拉下来。
穆桂英摇动肩膀,好像要甩开他的手。
但是当韩挞卢一用力拉,她就好像认命地倒下来。
韩挞卢闻到女人肉体的香味。
他搂住穆桂英细小的腰,把自己的脸贴在她的粉脸上,好像抱着一块柔软而有弹性的海棉一样。
可是,比他大八岁的穆桂英,却全身紧张得僵硬!
虽然要冒充村姑之时,心中已做好牺牲色相的準备。
但是,準备是一件事,现在真的要失身了,才发现心理上根本无法接受,自己堂堂一个元帅,却要接受一个番人的凌辱,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!
“嗯?不愿意吗?”
韩挞卢很不耐烦了,沉下脸斥骂着。
穆桂英看到韩挞卢眼中闪着震怒的杀机!
“受辱事小,挽救国家事大!既然选择这条路,就要不择手段完成任务!”
穆桂英内心提醒自己,立刻装出害怕的样子低下头来,说了声∶“对不起。”
然后,她含羞地送上自己的香唇┅
韩挞卢也玩过女人,已经不是童男,但是跟女人接吻却是第一次。
穆桂英这一吻立刻使他全身血液加速流动┅
他一边接吻,一面伸手去摸穆桂英胸前隆起的肉球,从嘴对嘴的缝隙中漏出不成声音的声音∶“唔┅嗯┅”
穆桂英的身体向后缩,好像是要逃避韩挞卢的手┅
韩挞卢不理会她的反应,用力握住肉球┅
“等一下┅”穆桂英害羞地扭着身体,可是韩挞卢始终没有放手,穆桂英没有甚麽办法,只好用手轻轻按在他手上┅
“怎麽啦?”韩挞卢调戏地吻了她一下。
“难为情啊┅”穆桂英面红耳赤。
“为甚麽?”
“因为┅很小。”
她小声地回答,那种态度很可爱。
她这次是真的害羞。
她全身都肌肉发达,唯触乳房比较小。
所以,即使现在只是在使“美人计”,但被男人一模,她的女性本能,还是产生了作用,使她觉得惭愧。
韩挞卢看见这个年纪比他大的村姑现在羞得像个小女孩,心中一阵兴奋。
他张开五指,把小肉球整个握在手掌中,可爱的花蕾在手掌下压扁。
穆桂英闭上眼睛∶“原来你还是个很温柔的人┅”
“算了吧!”韩挞卢笑道∶“我是个很粗暴的人。不过你对乳房的大小那麽在意,倒使我奇怪。”
穆桂英脸泛红晕,低低地回答∶“小的乳房比较敏感┅”
“你的也敏感啊!”
他用两根手指捏住穆桂英的乳头,轻轻揉搓┅
穆桂英好像感到冷一样缩缩肩膊,她为自己的反应感到害怕,立刻抓住韩挞卢的手掌,把它移开┅
韩挞卢俯下身体,把又热又湿的舌头在起伏不停的乳房上爬动。
那种技巧美妙得不像一个番邦小伙子的学动。
他先从白馒头的根部慢慢舔,然后逐渐向上舔┅
穆桂英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了┅
舌头接近乳头,在隆起的乳晕部份发出“啾啾”的声音吸吮着┅
无比的强烈快感,刺激着穆桂英的最神秘的部份,使她那里火辣辣的难受┅
她的理智在责备自己∶这是敌人,自己千万不能动心!可是,她的肉体却不由自主产生快感。
她拚命想忍住声音,但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┅
“啊┅嗯┅哎哟┅哦┅哦┅”
韩挞卢一边用舌头挑拨着,另一边又用手指对付,抚摸,揉搓,舔,吮吸┅
穆佳英一张粉脸涨得通红,住枕头上晃来晃去┅
“你叫甚麽名字?”
“桂英。”
穆桂芙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名字,好像在面对自己情人一样。
“下面湿了吗?”
穆桂英听到这种下流的问话,真是羞得无地自容,她轻轻说∶“没有!”
韩挞卢的手从她胸脯上向下滑动,想去确认一不是不是真的湿了。
“不要!”
穆桂英急忙夹紧了大腿。
“嗯?你敢反抗?”
韩挞卢又要发火了!
“对不起┅”穆桂英只好又放弃抵抗。
粉红色的睡衣敞开,露出同样颜色的内裤,古代女人的内裤很宽大,穆桂英的双腿夹紧着。
韩挞卢抓住她的大腿,想分开┅
穆桂英无可奈何。
她不能得罪这个番邦小将,一定要先征服他,才能在辽军中立足。
如果韩挞卢不满意,很可能将她送到大营交给士兵们做发泄性慾的工具,成为一个低等军妓,那就前功尽弃了!
想到这里,她吐了一口气,放鬆大腿的力量,好像很难为情地用双手掩住了自己的脸┅
韩挞卢的眼睛马上瞪直了!
穆佳英故意穿了一件半透明的丝绸内裤,隐隐透出黑黑的毛,整体形成暗红色,因此更有神秘气息┅
韩挞卢伸手摸摸裤上的一条纵沟,手尖上有湿热的感觉┅
穆桂英忍不住尖叫一声,夹紧大腿,用手掩盖那里┅
究竟穆桂英会不会失身给这个野蛮小子呢?
她如何以个人的肉体,扭转整个战局呢?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(二)
话说穆桂英夹紧大腿,用手掩盖那里,韩挞卢表示不满,但穆桂英仍不肯答应,这并不是假装难为情的表演。
她心里虽知道,为了整个大局,必须要顺从对方的要求,可是女性的防卫本能,却是使她的身体不听指挥。
韩挞卢感到急躁,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去拉她的内裤。
古代妇女的内裤很宽鬆,很容易就被他扯到大腿上。
因为穆桂英压住中心部位,因此仍遮住可爱的地方。
“喂,放开手,不然我就不客气了!”
韩挞卢粗鲁地用手拉,穆佳英心中也知道,不能激怒这个年轻的辽将,只好轻轻移开双手。
丝质内裤顺着韩挞卢的拉动变成一条线,从脚下拉开的时侯,足足可以握在手掌心里。
他拉掉丝质内裤,把手放在穆桂英的两股间,抚摸阴毛,她的阴毛是长方形的。
“桂英,分开腿!”
韩挞卢故意神气地用命令口吻说着,可是丰满的大腿相反地更夹紧。
“给我看呀!”
穆桂英用双手掩住眼,摇着头。
“这麽透明的东西,不穿也罢!韩挞卢抓住膝盖,想强迫的拉开。
穆桂英发出娇媚的反抗声音,奇妙的是,在这样反抗时心情逐渐稳定。
和韩挞卢越来越急躁的情形相反,她的心情开始放鬆。
洁白的大腿丰满而有弹性,韩挞卢顺着曲线抚摸,好像很不自然地亲吻着,发出了“啾啾”的声音┅
他一边吸吮“丫”字形沟里的嫩肉,一边把腕靠在草丛心。
韩挞卢身为右将军,又是北方蛮族,从来不懂得怜香惜王,也不习惯爱抚女人的肉体,所以没有任何技巧,但是没想到这样反而产生能使女人感受到性感的效果。
穆桂英皱着眉头,嘴里咬着自己的手指┅
韩挞卢的手从柳腰间丰满的屁股慢慢摸去,这时候身心都开始溶化的穆桂英,自己移动身体,製造接受爱抚的空间┅
手指不很熟练地深入很热的溪谷,她好像期待这样地从嘴里发出哼声,身体也微微颤抖┅
当她决定要冒充村姑的时候,心里就准佣牺牲自己的肉体,迷惑辽将,伺机接近萧天王,下手行刺。
右将军韩挞卢正是萧天王最宠爱的心腹,如果能够迷住韩挞卢,就有很多机会接近萧天王,一举成功。
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情,穆桂英发现韩挞卢对自己的迷恋,已经超出对一般军妓的态度了。
这也就是说,距离自己的目标已经一步一步地越来越近了。
想到这里,心情安定下来的穆桂英,放鬆大腿的力量┅
韩挞卢慢慢分开可爱的双腿,立刻看到两条白腿的结点。
女人的一片贝壳和从内面露出一点点红红的舌尖,乎分不出贝壳的缝隙在哪里,可见花瓣的面积很大。
可能是这样的关係,肉唇的形袱显得很複杂,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穆佳英发觉他在看,变羞涩地用手掌覆盖。
“有甚麽要紧嘛!给我看嘛!”
“我不要。”
“我想看,快!”
“我不要,你只看我的,”穆桂英红着脸说∶“你的也给我看,这才公平。”
她换了一种姿势,让彼此都能看到对方。
“我的东西不值得给你看。”
韩挞卢故意这样说着,把下半身转向穆桂英的脸,穆桂英拉下他的裤子┅
已经觉醒的棒槌突然冒出来,抖了两三下┅
韩挞卢把穆桂英柔软的大腿作枕头,将它的另一条腿高高举起。
穆桂英没有反抗,微开的肉门就现在眼前,韩挞卢全身血液加速活动。
他用手拉着花瓣,伸展时相当大从里面露出粉红色的世界。
高举的腿有一点颤抖┅
于此同时,韩挞卢的东西连同附属品一起落在穆桂英的手掌里┅
“真可爱,真想吃掉┅”
穆桂英挑逗着说,没想到韩挞卢却沉下了脸!
“你意思是嫌我小?”
在辽族男人来说,东西的大小是关係到面子问题的。
说男人的东西小,比杀了他还要严重。
穆桂英一看韩挞卢的脸色,知道自己无意中已犯了大忌,立刻陪着笑脸说∶“我说可爱,不是说它小,而是说这种形状的东西最受女性欢迎。
说着,穆桂英低下头来,亲了亲棒槌的头,然后用牙齿轻轻摩擦┅
韩挞卢不由一阵寒噤┅
穆桂英张开红唇,使包皮剥开,然后又套上┅
开始充血的棒槌头多少带一点粉红色,看在穆桂英眼里显得非常挑逗和新鲜,视觉的刺激使她的身体发热,韩挞卢的视觉也同样受到刺激。
看到花瓣的左右分开,露出里面粉红色的仙洞,又突然像蒙上一层雾,洞口开始湿润时,韩挞卢不由感到惊讶,那是非常奇妙的现象。
他试着用手指擦一下,还带过来一条线。
只有在形成複杂模样的凹凸的上端,露出一点头的圆锥体上没有露水,颜色也令粉红色更接近白色。
穆桂英作为回报,一面抚摸他的球状的部份,一面用舌尖在棒槌尖头上挖弄┅
火热的快感陡背后掠过,韩挞卢忍不住尖叫一声,可是他还不明白这是怎麽弄的?只能试着学习┅
他把花瓣用力拉开,在敏感的小珍珠上用舌尖舔。
穆桂英嘴里一面哼着,一面缩后想逃避。
可是韩挞卢抱紧她的双腿,继续在那一点上攻击。
同时,他的手指也插入┅
“啊┅”穆桂英好像忍受不住地在下体用力,好像有一段时间是屏住呼吸,很紧张的样子。
但是,很快地她也开始再度反击。
手指没有活动,只是将棒槌深深地含在嘴里用舌头纠缠,断断续续巧妙在尖端附近刺激┅
“唔┅!”韩挞卢连脑海郡感到麻痹了┅
他不显一切地活动舌头和手指,穆桂英的脸已经湿淋淋的,呼吸也很急促,因为嘴里有东西,显得呼吸有些困难┅
这是一场对产生痛苦的强烈快感进行忍耐的比赛,看谁先忍受不了。
只听见两个人的呻吟声┅
这场无声的战争持续了很久,到最后还是穆桂英吐出了韩挞卢的棒槌,表示投降。
她低低喘息着,脸颊红红的很可爱。
在韩挞卢眼前的肉缝也因为充血更加深红,在涌出的蜜液上加上韩挞卢的唾液,一直到大腿跟都像有一层油一样。
这时候如果问谁还有多余的力量,年轻的韩挞卢自然不如有经验的穆佳英。
但穆桂英究竟是女人,恨本不能在这样无意义的事情上竞争。
韩挞卢改变身体的方向,两个人的头并排在一起的时候,穆桂英问他有甚麽感觉。
“好难过,不能过分激烈,觉得快要昏了。”
“我也是┅”穆桂英羞涩地说∶“还是轻轻抚摸比较好吧!”
这种事情只有自己经验之后才能了解,穆桂英下知不觉给年轻的韩挞卢上了性教育的一课。
“原来这样弄比较好┅”
韩挞卢伸出手摸她,轻轻在湿淋淋的双唇上抚摸┅
穆桂英一阵颤抖,用力抓住他的手臂。
韩挞卢的手掌巾到小口的突出物,只有那里硬一点┅
手在耻骨上轻轻振动,对突起的肉粒施以似有似无的摩擦。
穆桂英的银牙咬着红唇,剋制自己┅
就好像瞎子用手指摸东西的形状,韩挞卢的手指好像在观察整个花园的形状,一下用手指轻轻压,一下用手指挟起。
对外形的观察结束时,他便分开花瓣进入里面的水池里,好像要弹开覆在手指上的东西,从上游的肉芽到下游的深渊,然后又回到上游,这样不停地游动。
“婀!啊!┅”穆桂英忍不住发出了呼声。
半闭半开眼睛流露出万种风情。
看到女人的这种表情,韩挞卢也感到无法继续忍受。
他抱紧纤纤的柳腰,使得软绵绵的肉体形成向后仰的状态┅
穆桂英发出矫媚的呼声。美丽的嘴稍许张开叹息,韩挞卢忍不住把自己的嘴压了上去。
两人的接吻漏出不成言语的声音,穆桂英双手棒住韩挞卢的脸拚命吸吮。
嘴唇左右滑动,同时舌头像软体动物一样绞进来,舌头和舌头纠缠在一起,唾液和唾液混合在一起┅
从穆佳英鼻孔冒出来的呼吸更急促┅
韩挞卢压在上面,穆桂英从下面抱紧,可是下体还没有形成迎接的态势,好像要拒绝他而把大腿夹紧。
韩挞卢用膝盖顶开,从穆桂英的嘴里漏出短短的呻叫┅
本来是没有匆忙的必要,可是韩挞卢却急急忙忙分开穆桂英的腿,沉下身体,一下子就让自己被湿暖暖的漩涡包围。
穆桂英尖叫了一声,头向后仰,然后又像反弹地紧紧搂住韩挞卢的脖子。
耻骨与耻骨密接,韩挞卢已经完全进入。
这时候,洞里面一阵蠕动夹紧。
韩挞卢立刻想採取行动时,穆桂英摇头表示不要,同时要求亲吻。
两个人彼此贪婪地接吻,深深地插入舌头,在有甜美味道的口腔里转动舌头,这时候穆桂英从喉咙发出“唔唔”的声音,用力吸吮侵入的舌头。
“啊!┅”嘴终于分开,穆桂英发出热情的哼声。
这个声音成为讯号,韩挞卢开始活动。
穆桂英也抬起屁股配合对方的动作,而且双方也夹紧他们的身体。
穆桂英来自下面的动作是配合韩挞卢的温和节奏,丝毫没有勉强,两个人的动作好像很自然地变成一体。
穆桂英完全採取被动的样子,让扮演主角的男人採取主动,这样的引导男人还不会发觉。
两人下体的活动方式,超过某种程度时就不是靠经验,而大多是依赖天性。
韩挞卢的呼吸变得急促了,好像被捲入了程桂英的动作里。
韩挞卢只知道加大霞荡幅度,以单一的节奏激烈活动,只追求自已的感觉一同和她达致最高峰!
“啊┅等一等!”穆桂英感到快要到顶点就制止韩挞卢。
她深深呼吸一次之后,眼睛露吐羞涩的表情,像哀求般地轻轻地指点着他活动的方法。
韩挞卢虽然不能百分之百地照她的话去做,但是再度活动时,震蕩的幅度和速度已经有了缓急的变化。
韩挞卢保持着这样的效果,开始观察穆桂英的表情。
“啊┅啊┅我┅受不了┅”
没有多久,穆桂英发出有如啜泣的娇柔呻吟声。
虽然还不是到达高潮的局面,但韩挞卢的情慾受到煽动。
暖热的感觉使他越来越膨胀,他的动作也自然地加快。
刚才学到的有缓急的节奏几乎凌乱,又要恢复原来的单调动作。
“怎麽办?”
虽然心里这样想,可是他无法抗拒从身体里涌出的洪流。
这时候,穆桂英看出韩挞卢又陷入危险境界的小巷,立刻挣脱了他!因为二人的分开,使得韩挞卢能喘一口气,两个人于是又换了另一种姿势。
女人的裸体,有时侯从前面看不如背面欣赏更显得妖妮。
穆桂英是趴在下面,她的后背光滑而洁白。
韩挞卢再次进政,他分开非常性感的双丘,向湿润的漩涡中心插入,也许是因为插入的角度改变,紧窄感特彆强烈。
“啊┅”穆桂英又呻吟起来伏在她背上,抱住她漂亮双肩的韩挞庐,好像忍不住地在雪白的颈上接吻了。
渐渐地,他的感情又控制不住地疯狂起来,他感到那一股热流又开始出现,他忍不住从穆佳英的身下过去抓住乳房,然后一面粗暴地摇动隆起的肉球,一面喷射而出┅
床上,两个人像两条死鱼躺着,穆桂英侧过身子,想去亲吻韩挞卢,忽然之间,她吓呆了!一把雪白的大刀从帐外伸入,向韩挞卢的头砍下!
她赤手空拳,如何抵挡这一刀?究竟韩挞卢会不会死在这一刀下?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(三)
话说穆佳英正和韩挞卢神魂颠倒之际,突然看见帐蓬外伸进一把大刀,向韩挞卢的头砍下!
说时迟,那时快,穆桂英赤手空拳,怎麽办?论武功,她可以空手入白刃,夺下这把刀,可是┅
“不行,我现在扮演的是村姑,村姑是不会武艺的,如果我救了韩挞卢,势必暴露身份,影响大局┅”
在电光火石的剎那间,穆桂英做出了决定,不能动手!眼看大刀砍下,韩挞卢就要人头落地,穆佳英本能地发出一声尖叫!
大刀砍到韩挞卢的头皮上,突然轻轻一顿!
“哈┅”从帐蓬外传来一阵大笑!
随着笑声,帐蓬帘门一掀,走入一个满脸鬍鬚的彪形大汉。
这时,韩挞卢和穆佳英都是赤身裸体。
穆桂英下意识地扯过被单,遮住自己的裸体,而韩挞卢却顾不得羞耻,也光着屁股就滚下床来,跪在地上。
“参见天王!”
“天王?”穆佳英心中一动。
原来此人就是鼎鼎大名的辽军统帅萧天王?萧天王拿着大刀,走到床前,用刀尖轻轻挑开了穆佳英身上的被单,欣赏着她的裸体┅
穆桂英装出含羞答答的样子,低下了头┅
“小韩,你真大瞻!偷偷藏着这麽一个美女,自己享受?”
萧天王口中骂着,脸上却是笑嘻嘻的没有一丝怒意,可见他的确是很疼爱韩挞卢。
韩挞卢却不敢无礼,急忙解释∶“末将得到此名村姑,本来想立即献给天王,可是末将又怀疑她是宋军姦细或刺客,所以末将先行试用一次,检查一下┅”
萧天王被韩挞卢这番话逗得哈哈直笑∶“他奶奶的!先行试用?你这小子,真会说话。好,试用结果如何啊?”
韩挞卢伸出拇指∶“天下第一美女,天下第一淫妇!”
听了这话,穆桂英顿时两颊飞红“天下第一淫妇?好!老子就喜欢淫妇!”萧天王淫笑。
韩挞卢正要开口∶“天王┅”
“这小子,罗苏甚麽?快滚!”萧天王一边骂着,一脚就将韩挞卢踢出帐蓬外。
穆佳英赤裸地躺在床上,心中一阵暗喜,她本来想利用韩挞卢再去接近萧天王,可是那不晓得要花多少时间,甚至不晓得能不能成功。
那自己牺性肉体给韩挞卢真是白费功夫,赔了身子又折兵了!
现在好了,萧天王自己送上门来了,凭自己的姿色,一定可以将他迷住!自己的大计就可以奏捷了!
想到这点,穆佳英立刻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,娇滴滴地叫着∶“天王,我好喜欢你哦!”
萧天王望着她,猛地沉下脸,“啪!”一声,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!
他长得虎背熊膘,这一耳光用足力气!穆桂英恨本没有料到,昏昏沉沉的摇晃了一下,差点没摔下床去,她还没清醒过来,双手已经被扭转到背后去,她忍不住发出惨叫起来┅
萧天王抓起丢在床上的穆桂英的裙带,把她的双手绑在一起。穆桂英还不明白,为甚麽萧天王要这样做,心中不由一阵恐惧。
“难道他认出我了?怎麽办?要不要反抗?”
就在此时,萧天王把他的脸凑过去贴在穆桂英脸上┅一手抚摸她凌乱的头髮,一手粗鲁地抓住她饱满的乳房┅
“你的奶子真美,给谁吃过?是韩挞卢吗?给那种臭小子太可惜了!他的手很粗暴地抓着她细嫩的皮肤,穆挂英感到激烈的疼痛,但她只是皱一下眉头而已。
可是,萧天王又张开大嘴从山顶的方向来咬半圆的球。
虽然咬的不是乳头,但穆桂英还是忍受不住地大声惨叫┅
萧天王开心地大声笑起来。
在乳房上出现牙齿的形状,形成紫色的齿痕!
“你┅你到底想怎麽样?”穆桂英的声音在颤抖,她仍猜不透萧天王的用意。
“我要怎麽样?”萧天王突然大吼∶“我要你抬起屁股!”
他抓住穆桂英的双腿,用力分开,然后他抬起地的脚,缓缓向中间深入。
穆桂英恐惧地望着他,不晓得他要干甚麽。
萧天王把硬得像石头一样的脚拇指塞进了花园口里,脚指甲使她感到刺痛,穆桂英扭动身体,使屁股向后退。
“你逃不了的!”
萧天王用脚掌踩花园,而且连连蹂躏┅
“啊!┅”穆桂英哀叫∶“天王,饶命!”
可是,她越叫,萧天王的动作越用力!甚至用脚踢穆桂英的股间,而且瞄準花园,一边踢一边骂!
穆桂英惨叫,想抬上大腿,可是萧天王双股又粗又壮,像钢箍一般紧紧固定着她的双腿!
女人的本能使穆桂英哭了出来,连连求铙∶“天王,饶了奴家吧!奴家愿意为你做任何事!┅”
萧天王不理她,反而把穆桂英的身体反转过夹,穆桂英双手被反绑,恨本无法子反抗。
萧天王骑在她的腰上,开始用手掌打圆润雪白的屁股。
他毫不留情地打,发出了“啪啪”的响声。
穆佳英不断地喊痛尖叫。
“这个淫乱的屁股,被韩挞卢插过几次?回答!”
“一次!”
“不对!”萧天王更怒,打屁股的手更用力了。
“七次,七次。”穆桂英怕打,急忙说多一些。
“七次?你那麽淫蕩?”萧天王暴跳如雷,打得更用力,穆桂英叫得更可怜了。
可是,打着打着,屁股的感觉已经麻痹,反而不再感到疼痛。
更奇妙的是,从挨打的地方产生了一种又痛又痒的快感。
屁股发热,身体也开始发热。
“啊┅”穆桂英发出呻吟声,那声音既是凄惨,又是有种快感的叫床声。
萧天王打屁股连打了二百多下,手都打酸了,于是便停了下来,喘息着┅
穆桂英变红的屁股不停地向左右扭动,好像里面有骚痒感,促使她摇晃屁股,希望再打┅
“淫妇!小淫妇!”萧天王一边叫着,一边用双手抓住屁股上的两个肉丘,然后用力向左右拉开┅
在变浅的山谷间露出有如小菊花般的花园口,花园里,有露珠发出光泽。
穆桂英喘息着┅
萧天王低下头来,开始咬她屁股上的肉丘,和刚才咬乳房时完全一样,毫不留情地让牙齿陷入她丰满的肉里。
“啊!痛啊!天王┅口下留情啊!”
在火热的地方感到疼痛,穆桂英发出惨叫。
因为双手被绑,也没有办法推开这个咬人的魔头。
虽然惨叫,但是她内心却稍安定了一些,这样看来,萧天王并不知道她的真实的身份,他这些疯狂举动,只是一种虐待狂的表现而已,这是不幸中之大幸。
个人肉体虽然吃些苦,但自己的大业看起来可以实现了!
当然,想归想,屁股被咬,那种痛还是无法忍受的,穆桂英不停惨叫着。
萧天王的嘴终于离开她那性感的肉丘。
在丰满的肉丘上留下许多齿痕,而且已经瘀血。
“现在轮到你的仙人洞了,仰过来,分开大腿吧!”
萧天王把穆桂英的身体反转过来,他的眼光就像捉弄老鼠的猫一样,看着眼前被虐待的穆桂英的肉体┅
穆桂英心中一阵轻鬆∶轮到自己的仙人洞了,看起来萧天王是想正式行房了,总算可以免去折磨了,想到这里,穆佳英把大腿分开,扭着腰肢,希望儘快诱惑萧天王快点插入。
不料萧天王看了一下,突然把桌上的油灯拿来,靠近她的洞口上方!
被火烧的阴毛髮出“吱吱”的声音。
“啊!痛死我了!”
从阴毛中冒出少许白烟,发出一股焦味┅
为逃避这样的暴行,穆桂英尖叫着扭动身体,但萧天王庞大身躯压住她的大腿,双手又绑在背后,所以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“不行啦!你会烧到我的┅”
她尖叫,可是当油灯的火焰靠过来时,她一动也不敢动,阴毛被烧不要紧,皮肤被烧就惨了!
萧天王虽然心限手辣,却也没有用太直接烧她的皮肤,不过还是烤得很痛,穆佳英不停地呻痛。
“很痛吗?那麽给你涂上防护液吧!”
萧天王说着,用手指伸入洞口,拈起苌面的蜜汁,涂在被火烧的山丘上。
穆桂英刚才跟韩挞卢颠鸾倒凤的时侯,仙人洞中涌出不少精液,到这时还积存了很多。
山丘上的毛被烧光了!穆佳英的尖叫也停止了!
“还不把大腿分开得更大一些,不然,漂亮的大腿会烧伤,只要你不怕,我可不在乎!”
看到油灯逼近,里桂英急忙分开大腿,那种屈辱感使她的全身颤抖。
萧天王并不是要烧洞口,而是把火焰靠近雪白的大腿,用野兽般的眼光欣赏着仙人洞。
这种欣赏法更使穆桂英羞愧万分。
“好吧,你已经等很久了吧?现在,向我请求插进去!”
穆桂英已经没有反抗的力量,既然是无法逃避的命运,就想儘快结束羞辱的时间,于是她红着脸,说出了萧天王想听的话!
“甚麽?你说甚麽?听下见!再大声说一次!”
“天王┅插进来吧!”
“不要叫我天王!”
“请哥哥插进来吧!”
“插到哪里?”
“我的┅洞。”
“你是谁啊?”
“我是┅淫妇┅小婊子┅”
萧天王看到穆桂英羞人答答地说出下流的语言,心中一阵满足,他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丑恶的巨大肉棒立在那里,使得穆桂英感到恐惧。
“好,你骑上来!”萧天王躺了下来,发出命令。
穆桂英只好跨身,骑在萧天王身上,她双手绑在背后,没法用手去扶肉棒,只好前后动屁股,设法把巨大的肉棒对準自己的洞口┅
她慢慢使自己的身体下降,乎难以相信的巨大龟头已进入洞中┅
充实、饱满的感觉,便空虚已久的仙人洞一阵痉挛┅
“哦!┅”穆桂英忍不住发出了快活的呻吟,身子开始一上一下地活动┅
仙人洞壁的痉挛,像雨点般地夹着肉棒┅
“啊!┅来!小淫妇,你夹得太紧了!”
“好哥哥┅你好粗┅小妹妹┅也舒服死了!”穆桂英活动得更快速了!
一阵阵的热浪,冲击着萧天王的血管!
“天王┅好哥哥┅小淫妇┅不行了!”
穆桂英不显一切地淫呼浪叫,胸前双峰激烈地晃着┅
萧天王全身血脉贲张,地急忙伸手解开了反绑穆桂英双手的布带子!
穆桂英揽住萧天王∶“好人,亲哥哥!小妹爽死了!”
“小婊子,你夹得┅我┅啊┅”
萧天王一个翻身,把穆桂英压在身下,展开了疯狂的驰骋!他双眼布满红丝,充满性慾的火焰。
“快!小婊子┅哥哥要┅射了!”在这千钧一髮之际,也正是萧天王防备最弱的时候,穆桂英伸手、握住萧天王胯下的双丸,用力一捏,双丸粉碎,萧天王惨叫,倒在床上,穆桂英抓起床边大刀,一刀砍下!
萧天王大头落地!
穆桂英把萧天王尸体放好,用被子盖得严严实实,好像他在睡觉一般。
然后,她连夜跑出辽军大营,回到宋军中,立刻下令全军进攻!
辽军失去主帅,仓促之间缺少指挥,群龙无首,终于全军覆没。
~终~